好莱坞也难以再拍出这样的史诗!《勇敢的心》25周年

   “Freedom!”25年前,梅尔·吉布森在《勇敢的心》中喊出了这句电影史上最振聋发聩的台词之一。不知不觉间,《勇敢的心》(1995年5月24日北美首映)已经上映25年了。

      当年,这部制作过程颇为曲折,片长177分钟的影片却意外地打了一场胜仗,俘获了全球观众的心。最终影片的总票房超过2.1亿美金,其中约1.35亿(近65%)来自海外市场,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与此同时,这部电影得到了总共10项奥斯卡提名,最终收获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摄影在内的五尊小金人,也成就了梅尔·吉布森的事业巅峰。

  《勇敢的心》预告片:

【游侠网】《勇敢的心 (Braveheart )》预告片

  对于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电影,影迷们自然充满好奇心。在25周年纪念之际,不妨来听听导演兼主演梅尔·吉布森自己对这部电影的解读。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梅尔·吉布森已经是世界影坛最有份量的巨星之一。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主演的致命武器》系列收获的惊人战绩——这一系列的前三部影片全球票房高达6.7亿美金,而且每一部都比前一部更赚钱。这样的成就却并未令梅尔·吉布森志得意满,除了在镜头前表演,他对站在摄像机后讲故事同样感兴趣。他想当导演。

  吉布森的导演生涯处女作是1993年的《无脸的男人》,一部很“小”的剧情片。但是他本人的口味一向是偏好“大”的,不管是论场景还是情感冲击力。看看他和乔治·米勒合作的三部《疯狂的麦克斯》,还有1990年的《哈姆雷特》就知道了。而最终,当吉布森发现关于13世纪苏格兰勇士威廉·华莱士的剧本时,他知道他梦寐以求的“大故事”找到了。然而尽管吉布森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手头的剧本也确实不错,这部片却很难找到足够的投拍资金,最终它成了当时好莱坞少有的多方联合出品电影——美国和加拿大地区由派拉蒙影业发行,海外发行权则归于二十世纪福斯。而且投资方开出的条件是,必须由吉布森当男主角才行。

  《勇敢的心》根据真实故事改编,以13-14世纪的英格兰为背景,以战争为核心,讲述了苏格兰起义领袖威廉·华莱士与英格兰统治者不屈不挠斗争的故事。他率苏格兰人奋战数年,最终在爱丁堡被英军逮捕。他在临刑前高呼“Freedom!”,震憾了所有人。他的牺牲最终激励了将士们对抗英军,让苏格兰人民取得了民族的独立。25年过去,当我们重读这部史诗经典,完美诠释威廉·华莱士的梅尔·吉布森无疑是值得我们感激与尊敬的。

      为了纪念这部电影,今年3月,派拉蒙还特地在故事的发生地——苏格兰重映。电影又一次以奇妙的方式和现实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后期制作难吗?你似乎对怎么剪辑战争镜头特别胸有成足。


梅尔·吉布森表示当时重拍的镜头很少,主要就是一些马的特写 Courtesy of Paramount Pictures

  梅尔·吉布森:按照困难程度排序的话,拍摄过程是最难的,然后是前期制作,后期是最容易的,因为到那个阶段我们手头已经有了差不多所有需要的东西。我们要做的只是审慎地判断如何组合素材,哪些需要删掉哪些需要保留。需要重拍的镜头非常非常少,只有大概一两个场景我在亚利桑那重拍了一下。(大笑)没错,我的重拍镜头是在亚利桑那就地取材的,哈哈哈,因为我想要让那些马非常贴近镜头。在原拍地爱尔兰和英格兰,那儿的马很漂亮,骑马的人也很出色,还有很棒的特技、各种东西。但是,唯一的缺憾是你没法让那些马恰好正面朝前挤进广角镜头,因为它们害怕。不过我们在亚利桑那找到了一些老牛仔,他们有些样子很丑的老马,叫它们干啥就干啥。它们简直是争先恐后地挤进镜头。

  所以你们所有演员表演部分都没问题,只重拍了一下马?

  梅尔·吉布森:没错!(大笑)在亚利桑那州我们找到了这些牛仔。货真价实,完全是旧时代西部片风格的——留着胡子,嚼着烟叶,都是糙汉子。我们把这些老牛仔塞进骑士行头里,看起来真的蛮逗的,然后就拍好了那些马的镜头。

  你之前提到《无脸的男人》,说跟《勇敢的心》相比是一部规模非常小的电影。不过拍这部处女作的经验对你执导《勇敢的心》有帮助吗?

  梅尔·吉布森:哦,那绝对是的,毫无疑问,我从执导的第一部片子里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要是《勇敢的心》是我第一次拍片,我绝对会崩溃掉。拍《无脸的男人》给了我很多有用的经验。要是事先不知道这些——从拍摄的时候该穿双舒服的鞋子到怎么自然地过渡情节、怎么编辑衔接场景,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第一部片子)你学到了组织调度,拍摄清单,从镜头选择到种种其他设备使用。


片场上的梅尔·吉布森一人饰演多个角色,在镜头背后的“运动量”不亚于镜头前 Courtesy of Paramount Pictures

  当我执导《勇敢的心》的时候,我对这些已经了然于胸,虽然那之前只拍过一次。当然,《勇敢的心》是一部大得多的电影,有些时候为了拍大场面我有九部摄像机同时在拍。那时我就带着妆,穿着我的苏格兰裙骑在一辆摩托车上在各部摄像机前到处跑,我有两、三台显示屏可以看到A摄像机和B摄像机的拍摄情况,但是我看不到C,D,E,F,G和H的,于是我只好骑着摩托赶场,看看各部分的进展情况。(大笑)那很酷!那时候我确实豁出去了,全力以赴。当然了,尽管那会儿我食量大得跟马一样,但还是不断掉肉,毕竟我一天只有24小时、一星期只有7天啊。

  你提到兰道尔华莱士写剧本时参考的史料和古叙事诗,关于威廉·华莱士,其中一件确知的事情是他在战斗时像野蛮人一样凶猛冷酷。你觉得他这种兽性的野蛮和他内心高贵的理想,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吗?还是说你觉得这两者没有联系?

  梅尔·吉布森:不,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被压迫这一点让他很痛苦。意识到自己不是自由人,意识到有些人可以用铁靴践踏自己的喉咙、逼迫自己去干不愿意干的事,这令他发狂。他不愿意当奴隶。他对他的敌人们有极大的仇恨和偏见,而那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当他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大概只有17岁,就像北欧神话里的狂战士一样,他常常孤身一人深入敌方然后就杀、砍,放火。他是个疯子。他对他的南方邻居们有强烈的恨意,毫不留情。他不想和他们呼吸同一种空气。华莱士让我想起《搜索者》里边约翰·韦恩的角色,他也是这么憎恨印第安部族的。我想他从小就经受了残酷的奴役,但是当他渐渐长大,他很不喜欢这样,于是他就起来改变它。不自由,毋宁死——这显出他是非常有激情,同时也是非常暴力、无所畏惧的一个人。还有,你说的对,他确实是个野蛮人,他会剥敌人的皮做腰带,当成战利品。

  据说你们一开始向美国电影协会提交的版本被定为了NC-17级,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的话,为了转成R级片你删了多少东西?


本片难以避免地有一些删减镜头,但是吉布森表示这并不影响观赏,甚至有很多人错觉的以为他们看到了某些画面 Courtesy of Paramount Pictures

  梅尔·吉布森:我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记得那时候是有说太暴力了。但你看看现在的片子,我的个天哪,我看过许多比它暴力得多的东西。不过,《勇敢的心》里确实有一些血腥的片段。比如有个村民被割喉的一幕就看着很难受。所以在英国,那会儿有人跟我说,我保留这幕或者把它修改一下,让观众不用眼睁睁看着这人的脖子被切开的话——那在他们国家就是18级和15级(15岁之间不能看)的区别。于是我同意修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改了之后效果更好,因为你不必看到抹脖子的场面,直接看结局就够了。我绕到后面,重新选了个角度。

  但有很多时候,观众声称看到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看到的场景,比如说他们觉得自己看到那个女孩子被割喉——那都是镜头背后的东西。我们把他的动作加快,然后把镜头切换成女孩子的脸部特写,然后她双眼猛地一睁,但其实从没出现她被杀的场面。不过人们依然被吓坏了。我看过不少真正称得上“残暴”的东西,人们却似乎并没有感到惊骇,我想那可能是因为他们对那些人没有那么关心。假如他们非常关心片中人命运的话,我觉得那些片子会让他们更不安。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许意味着你达到了目标。

  “詹姆斯·霍纳没拿到最佳配乐,这像是被打劫了一样”


斯特灵之战已经成为了影史上的经典战争戏之一。Courtesy of Paramount Pictures


《勇敢的心》甚至带动了斯特灵的旅游业,在影片上映的第二年,去参观斯特灵城堡的游客翻了近三倍,在非本地游客中,有15%的人表示他们是因为《勇敢的心》而来到这里旅行的。 Courtesy of Paramount Pictures

  片中的斯特灵之战,就部分地显示了华莱士的那种野蛮性,这个段落也被认为是现代影史上最出色的战争片段之一。拍这段你们花了多久?

  梅尔·吉布森:那是一个漫长的连续场景,用了很多摄像机去拍,也做了相当多的铺垫。一队队人马出现,他们正在掷硬币,拿自己的命赌运气;西风呼啸不已,人们做完战前闲谈,然后就翻身上马奔赴战场。大致轮廓就是这样。战争场面大概花了我五到六个星期去拍,有很多工作要做。演说、弓箭、马匹,还有近身白仞战,然后你得凭这些整合出个大东西来,这样我们就有了战争的大致场景。

  历史上的斯特灵桥之战并不是那样的,尽管结果一样——苏格兰人胜利了。因为,首先,我们没有桥。(大笑)但是我想把它拍得很壮观,很……电影,所以我们差不多是用马匹弓箭白仞战——还有大量的人,自行打造了这场战役。整场戏基本没有用到CGI特效,除了有些大场面,为了让它们看起来更“大”点,我们用特技加了些人和马匹。事实上,拍这些场面时我们已经用了数千人马了。另外很有意思的一点是,由于片中有两场大的战争戏,所以拍第二场的时候我们现学现卖了很多第一场的经验,只用两周就拍完了。当然眼特别尖的观众可能发现了,第二场的一些钟声、口哨声之类的很耳熟,我们移花接木了一下。这类小花招还是可以耍的。拍第二场战役时,我们加了一些火进去,出来效果很好。

  刚刚你提到了,片子场景基本都是实拍而不是虚拟特效,那么,假如让你今天来执导《勇敢的心》的话,你会不会对片中的某些部分作改动或添加?

  梅尔·吉布森:肯定的,那时候有些画面达不到我要的效果,但你要是去找特效公司然后问能不能想想办法,最终结果是他们做不到。那是20年前,他们的技术还是很有限的。是有那么些现在看来不满意的部分。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当你在看特效的时候你是知道自己在看特效的,感觉上就会有一点减分。我清楚记得有次看一部片子,放到片中人使出特效大招时,我就坐在那儿想,“哇,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个特效镜头。不过没关系。因为这幕确实很难拍。”但是真心地说,我不想《勇敢的心》是那样的。甚至后来我拍《启示录》的时候也没用多少特效,尽管里面有一些相当狂野的镜头。

  说回《勇敢的心》,我记得我们是有尝试过一幕场景,那幕戏是华莱士冲到一群人中间然后像直升机叶扇一般向周围抡动自己的剑刃,那时候的人真是这么做的——冲进敌阵然后就开始剖瓜切菜,场面非常恶心。当时拍了那么个镜头,然后我们试图用CGI来显示更多的细节,但那天最后我们放弃了,因为镜头本身已经够血腥。(人们已经说了)“上帝啊,多么可怖的暴力!” 史蒂夫·罗森布拉姆 (Steve Rosenblum )剪辑战争场景的方式是很片段化的,我们在所有的镜头上都不停留过久,而是设计成一系列短促有力的片段。就是类似这样的邪恶的瞬间给战斗场面注入了张力,让它看起来更加激烈。

  在此之前你和作曲家詹姆斯·霍纳就有过合作,但《勇敢的心》的配乐实在太成功了。 


配乐大师詹姆斯·霍纳也是《勇敢的心》的大功臣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梅尔·吉布森:詹姆斯·霍纳给《无脸的男人》做了非常不错的配乐,到这部则是大获全胜(编者注:英语中的“score”兼有配乐和得分的意思,这里吉布森玩了个漂亮的双关)。这配乐实在好得让人难以置信!对我来说,那就是当年的最佳配乐。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事情是,那年宣布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的时候,他们丢了答案——有人把那信封拿走了。所以颁奖的莎朗·斯通只好解围说,“让我们享受宁静的心灵一刻吧。”我想是之前那个捧走最佳原创歌曲的哥们错拿了。(大笑)所以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种被打劫的感觉,因为詹姆斯的配乐实在是太棒了。当然,数年之后,假如我没记错的话,他凭借《泰坦尼克号》拿到了那尊奖杯,但我觉得那年他就该得的。(编者注:当年的奥斯卡上路易斯·巴卡洛夫凭借《邮差》击败了詹姆斯·霍纳拿到了小金人。)负责剪辑的斯蒂夫和我看完整个样片,几乎不需要任何改动,因为结合得太好了。它们充满激情,而且节奏感很美妙,那是用弦乐、管乐、大鼓等等配合做成的古典管弦乐,伦敦交响乐团将之演绎得淋漓尽致。之后詹姆斯又帮我做了《启示录》的配乐,那是完全不同风格的音乐,用很简朴原始的乐器,和赞美诗。这足以证明他是多么天才。

  “每个人都会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真正活过”

  还记得奥斯卡奖那天的情形吗?捧回最佳导演奖杯有没有一种扬眉吐气一雪前耻的感觉?毕竟之前找投资那么难。

  梅尔·吉布森:啊,我从来没那么感觉过,不过现在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那感觉真的很棒。获奖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也证明我确实做出了一部很有艺术价值的片子。回忆起来,另外的感觉,就是一种失真感。参与奥斯卡角逐像进入一个漩涡……整个过程密集、激烈,你得不停地参加各种午餐、晚宴,不断地跟各种人见面、应酬,某种程度上有点儿像一场古怪的政治竞选。而真到了那天晚上,等人们变戏法样地把你的名字念出来时,你的感觉已经有一点麻木了,然后你尽力用你能做到的最优雅的姿态走上台,再然后——好了,你可以下台了。但整个评奖季你都过得挺愉快的,得到10项提名、并最终带回五尊小金人,那感觉实在令人飘飘然,尽管我不知道最佳原创配乐那信封是怎么回事,哈哈哈。(编者注:吉布森对于霍纳没能拿奖还真是怨念了好多年啊,而很多粉丝也跟他有同样的感觉。)

  《勇敢的心》可能已经是你的生命和记忆的一部分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再重看这部电影有什么不同的感觉?还有,你有没有最喜欢的场景?


《勇敢的心》为梅尔·吉布森带来了事业上的巅峰,作为导演,他在那之后也有了更多选择权 Courtesy of Paramount Pictures

  梅尔·吉布森:这部片子里有很多我珍爱的东西,有时甚至会发现更多,但它常可以给你惊喜,那就是萦绕我的记忆。这部片子最低限度都投入了4000万美金,所以真的是部大制作。这不算巨兽级的预算,但在它那个年代已经算耗资很大了。但是我们已经尽力省钱,不然这些钱远远不够,毕竟拍摄用到了那么多人、马匹、血浆,还有各种场景、城堡等等。几年前他们搞了次重发新碟回顾展,那是我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重看这部片子,不禁暗叹,“哇,这部片真的很宏大。”我想起了很多已经完全忘却的东西。那些战争场面来之不易,一些小段落也同样来之不易。有时那些最仓促拍摄、只花了30分钟完成的片段看起来却令人赞叹。有时平淡无奇的时刻很多很多,但美妙的东西却可能在几秒之内诞生。对于这一课,我铭记于心。

  作为鸿篇巨制,《勇敢的心》具有一种普世的吸引力,对于中国影迷来说,片中的有些台词几乎变成了许多人心中的经典。对你来说,有没有特别值得铭记的台词?

  梅尔·吉布森:这些精彩的台词都得归功于兰迪。我想他最喜欢的是,“每个人都会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真正活过。”(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这是最令人动容的句子之一,非常美妙,可以说提炼出了这部电影的主题之一。

  提起兰迪(兰道尔·华莱士),你们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他写了《钢锯里奇》,然后这是你接下来打算执导的片子,对吗?

  梅尔·吉布森:是的,兰迪给了我剧本。这是他和另一个人合写的。所以我会挑起这个担子,然后看能不能让它适得其所吧。咱们走着瞧吧(笑)。幸亏我还是留了一些手段的。这个夏天我们会做前期准备,然后大概秋天开拍。不过在拍摄地澳大利亚,那会儿是夏天,确切地说是他们的暮春。那季节澳洲风景会非常秀美,而且那边的工作人员也很出色。

  最后最为一个成功的导演,能说说你对目前显得越来越重要的国际市场的看法吗?特别是对中国市场。

  梅尔·吉布森:好的,就我而言,在那些吸引我去拍的故事里,我总会尽力保持一点具有普遍意义的东西。我希望我的片子不管在哪种文化背景的国家放映时,都能引起共鸣。在过去二十年里,国外市场发展得真的很快。我猜肯定有人说现在不说“国外”市场了,要说“国际”!(笑)这世界确实很大。我记得十年前一部片能达到国内国际票房五五开就差不多了,但这些年平衡已经被打破,现在一般是四六开,所以国际市场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而且因为俄罗斯和中国,这种增长还会持续下去。我最近看了关于成龙新片《天将雄师》的报道(曾有报道称吉布森将加盟该片,看来双方或许谈判过),这部片的国际票房高得让人难以置信。如果一部像《勇敢的心》这样的电影能在中国激起共鸣,那就太棒了。假如我能拍出符合观众欣赏口味的电影,我会坚持不懈的。

资讯

其实我是你爸爸!卢克回应《星球大战》神转折剧情!

2020-5-25 20:25:41

资讯

充满爆笑的行骗《行骗天下JP 公主篇》第2弹预告!

2020-5-26 17:28: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